深圳白石洲清租引学童读书问题,官方一个多月仍无合适解决方案

作者 | Sisyphus

编辑 | 阿七

6月底以来,陆续有白石洲租户收到清租公告,被要求在8月底到9月底间搬离。白石洲位于深圳市多年GDP第一的区——南山区,是深圳最大的城中村。优越的地理位置、相对低廉的房租吸引着外地人,也吸引不少拥有深圳户籍的人到此租房。

这一次由城市更新改造带来的清租,让许多租户家庭不仅面对寻找新租屋问题,还要解决家里适龄孩子上学问题。根据志愿人士7月中旬统计,至少有一千多户家庭将要面对孩子上学难的问题。

拍摄于白石洲;拍摄:Sisyphus

在家长持续一个月信访下,作为白石洲旧改项目的申报主体单位,深圳市白石洲实业股份合作公司(下简称“白石洲公司”)上周首次提出解决方案。然而,这系列措施尽管每一条都针对实际家庭遇到的问题提出,但都未能真正解决问题。

上学路途变远,风险变大

一方面,部分被清租的家庭因无法承担白石洲周边高昂房租而搬离白石洲片区,导致仍在白石洲片区就读的学童上学距离远远加大。这是大多家长最头疼的问题,因为工作原因,很多家长无法接送孩子上下学,上学路程变远,直接加大了孩子上下学的风险。

白石洲公司提出延长搬迁限期,为租户提供更长寻找在白石洲附近新房源时间。这实际上并无回应“周边房源紧张且价格高”问题。白石洲周边租屋基本为小区房。有家长告诉笔者,白石洲附近城中村一房一厅的房租最低也差不多是白石洲房租的2倍。

另外,家长最早知道清租信息已经是6月底。此时深圳市各区教育局所规定的申请转学插班的最迟期限已过去。这意味着,被清租家庭想让孩子转到其他区上学也没有办法了。

在白石洲公司提出的方案中,还提到考虑增设校巴、教育部门可以协调南山区区内学生转学问题。由于无统一安排,被清租家庭搬离后必定出现学生居住地较远而且分散的情况,安排校车接送难以实现。

准备搬离白石洲的租户;拍摄:Sisyphus

目前距离方案公布已经过去一周,白石洲公司无提出具体校巴接送设计方案,亦无明确购买校车、校车运营费用由谁来负责。如若费用最终都嫁接到家长身上,那大多家庭亦未能够承担。

而对于教育部门介入协调方案,或许是令家长欣慰的一点。但就目前方案看,限制较大。它要求被清租家庭租赁的新居所在“片区有空余学位”,教育部门也只能协调学生在南山区区内转学。

先不说大多家长或许要搬离南山区租房的情况,该方案无法解决转学其他区学校问题。再者,南山区教育部今年已预警区内小学、初中学位紧张。以“南山区尚有空余学位”作为方案前提,让白石洲公司提出的方案显得脱离现实。

非深籍学童或无法提供居住证明,影响升学

白石洲公司还针对“对于2020年升学问题”提出了解决方案,而明年的升学问题主要针对非深籍学童。笔者发现,这不仅是白石洲清租带来的问题。

自深圳去年年底宣布将停办《房屋租赁信息》以及《房屋租赁信息》不能在“积分入学”中计算积分,非深籍学童升学问题——为获得入学所需的租赁居住证明,非深籍家庭只能租价格较高的商品房,实际上已经存在。这次外来人口占比超过总人口九成的白石洲清租,可谓进一步把这个问题激发。

笔者查询到,深圳南山区和龙华区政府均已发文,今年5月起停止受理《房屋租赁信息》申请。有媒体报道,深圳各区都已停办《房屋租赁信息》。而深圳各区目前的积分入学实施方案,大多数区教育局已明确不把《房屋租赁信息》纳入租赁住房积分。南山区今年的积分入学方案显示,虽然持有《房屋租赁信息》的学童能够申请2019年秋季的学位,但只有《房屋租赁凭证》才能积分。

《房屋租赁凭证》和《房屋租赁信息》过去均是积分入学的两种不同住房证明。《房屋租赁信息》是相关部门对租赁在农民房、小产权房的家庭提供的证明,这些家庭无法办理《房屋租赁凭证》。

“货拉拉”出没于白石洲;拍摄:Sisyphus

深圳市教育部曾回应媒体,该措施不影响2019年适龄儿童入学。对于2020年以及以后入学问题,将利用公安部门和网格管理部门的人口居住信息系统,核实无法办理《房屋租赁凭证》的家庭实际居住信息。但并无回应具体措施。

目前深圳已有6区公布的明年积分入学方案,其中宝安区、光明区、大鹏新区均只提到《房屋租赁凭证》,而南山区目前未公布明年积分入学方案。

白石洲公司回应的系列解决方案中,针对“对于2020年升学问题”提到了,“对于搬迁到南山区其他区域居住、申请学位的学生、以及继续在白石洲片区申请学位的学生,其在白石洲租赁期间的租赁信息将保留且连续计算”。

显然,该方案无明确提到家长将会得到怎么样的凭证,以作为其白石洲租赁的有效证明。若无有效证明,哪怕被清租的非深籍家庭现在在南山区租价格高的商品房,到明年入学申请阶段亦不能满足“居住一年以上”的要求。

笔者也向家长了解到,7月26日下午,白石洲旧改项目开发商绿景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绿景集团”)、白石洲公司、沙河街街道办、南山区教育局曾与五名家长开会,讨论孩子上学问题。参会家长代表唐石君告诉笔者,沙河街街道办周主任表示,若白石洲的学童搬离南山区,其租赁信息将无法保留。

这也就是说,非深籍家庭搬离南山区,到明年申请要入读小学、初中阶段肯定不能满足“居住一年以上”的积分入学政策要求,明年无法在深圳上学。

26号会议,有一群家长在外面等候会议结果;拍摄:坚果兄弟

在7月26日的会议上,家长代表还明确提出两点要求:公布白石洲旧改具体拆迁计划,方便家长作出提前安排;将目前旧改中二三期的房子腾出,由绿景以低价出租给适龄上学儿童的家庭,以延长搬离缓冲期限。但两点要求都在会议上均遭到了拒绝,对于低价出租方案,绿景认为若允许此方案,将会引来其他群体的效仿。

对于大多数维权家长来说,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都处于官方不回应,或提出模糊解决方案,而家长提出的方案一直不被重视采纳的状态。深圳白石洲清租引学童读书问题仍然无法解决。

相关文章

来自星星的孩子:我也想做个普通人

关注NGOCN,公益视野大不同 作者:阿七、小田、张馨仪 4月2日是“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自闭症(又称孤独症)特征…

2020/03/30

张千帆:就宪法论宪法并不“敏感”,学科应有一定的政治中立性

1月初,国家教材委员会办公室下发了一份《关于开展高校宪法学教材全面摸底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各高校对学生正在使用的宪法…

201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