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超市“浪费食物”并非无解,以香港“惜食堂”为例

作者丨捞面

编辑丨阿八

昨日,微博用户“小椅子Zoe”发文,感慨某生鲜超市扔掉当天临期食物,引起了共鸣与热议。一边有网友说,这是“巨大的浪费”,还引出了麦当劳、肯德基等餐饮企业都有类似规定以作感慨;另一边呢,则是认为超市此举实属正常,只是企业不愿承担风险的商业决策。观点当然不止以上两种,这里也不一一列举。

在诸多观点中,有一种观点是这样的:对于临期食物的“拯救”,责任不在于企业,政府和社会组织应当承担更多的责任。

食物银行(FoodBank)即是践行上述观点的其中一种解决方法。顾名思义,食物银行即组织或个人将仍可安全食用的临期食品捐献给慈善团体,再由这些团体经过处理后免费提供给需要食物的人。世界上第一所食物银行出现在1967年的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此模式亦在此后数十年间在各国各地发展,至今规模已达数千家。

在国内,上海绿洲公益发展中心亦在2014年推出了首家食物银行,不过,由于国内食品安全相关法规禁止过期食品流通,而非如一些国家与地区使用”最佳赏味期“这一做法等原因,食物银行在国内的发展并不顺利。

本文会介绍在香港颇为有名的食物回收利用组织“惜食堂”,给读者提供一个观察的角度。

惜食堂(Food Angel)

惜食堂是由小宝慈善基金2011年开始的一个项目,简单点来说,他们会向本地的餐饮企业及个人回收剩余食物及食材,经过处理后再制作成热饭餐或食物包,随后再通过其物流团队送至有需求的人群。

正在处理食物的义工,图源:惜食堂官网

根据官网的介绍,惜食堂如今从超过两百个餐馆处回收食材,还在15个商场内设置了食品收集箱,目前平均每星期回收食材可达到30吨。这些回收得到的食材将送至一个名为“惜食分饷站”的菜蔬处理中心。中心会对瓜果蔬菜、干货等进行清洗、分类等工作,再送至一个名为“丰膳坊”的中央食物制造厂及两个本地厨房。惜食堂统计指出,目前每日可制作8000份热饭餐及1000份食物包。这些饭食最终会通过惜食堂的物流团队送出。

惜食堂的物流团队目前拥有6辆附有冷冻设备的货车及25辆轻型货车,图源:惜食堂官网

惜食堂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的年报显示,这一年惜食堂共回收了超过1700吨的食物,其中包括16898个面包。向惜食堂捐赠剩余食物的机构则达到了284家。

这些剩余食物最终变成了超过215万盒的热饭餐和超过53万个食物包,其中95%被送至合作的慈善机构及社区中心、老人之家等场所。据该年报统计,受惠于这些食物的人有73%为长者,16%为低收入家庭和儿童。

以惜食堂自建的社区中心为例。该中心位于深水埗区,根据2018年政府统计处的数据,深水埗区的家庭月收入中位数在全港18个区中排名倒数第二,为23100元,与排在第一的湾仔区相差近一倍;区内存在不少贫困长者与低收入家庭。

演员黄子华曾为惜食堂拍过一段宣传片(详情请点击“惜食堂”),其中讲到了社区中心的运作。目前,惜食堂社区中心每天将两次开放,为来者提供热饭餐。其中一次为下午四点半开始,提供给长者就餐;一次为下午五点四十五分,提供给低收入家庭就餐。惜食堂统计,现在每天约有300位长者和两百人次的家庭到社区中心就餐,另外还有约200位独居或行动不便的长者,则有专门的外送人员送餐上门。

外送团队,图源:惜食堂官网

黄子华所参与拍摄的短片中,曾女士一家四口人,月收入仅有1.3万港币,符合惜食堂定下的家庭月收入一万七千六百的标准,因此晚上会和两个孩子一起到中心吃饭,她的丈夫有时还会直接在中心和他们碰面。按照港府定下的贫穷线标准——四口之家月收入一万九千九百以下,曾女士一家人即属于贫穷家庭。一家人目前住在房租四千元、地方狭小的㓥房之中,哪怕按照四口人一餐五十元的标准来算的话,食物回收的好处是为一家人省下了足足一千五百元。

曾女士女儿正在吃饭,图为视频截图

惜食堂也并非一开始就有如此大的规模。惜食堂第一年回收到的剩余食物只有二十吨,还不到现在一周的回收量。如前述所说的几个处理中心,柴湾的厨房于2012年7月投入运行,深水埗的厨房于2013年12月投入运行。至于菜蔬处理中心和中央食物制造厂则更是分别在2016年和2019年才投入服务。

当然,总体而言,惜食堂的发展还算一帆风顺。从获得资助一项亦可看出。根据惜食堂2017到2018的年报,惜食堂这一年度的总支出为35446193港元。年度捐赠收入则是55908027港元。

另外,不少富商、明星亦有对惜食堂表示支持,其中包括李嘉诚、张学友、薛家燕等。甚至,连特首林郑亦曾到访过惜食堂。

惜食堂目前的团队成员约为一百五十人左右,其中数量最多的是运营人员,约为一百人。在核心团队成员以外,义工亦成为项目做到现在不可或缺的部分。惜食堂统计显示,几个驻点每日共需要约两百名义工提供服务,至今已有超过4.6万人次的义工参与到项目中。这些义工主要参与瓜蔬的处理、饭餐的预备与派发。

在香港,惜食堂也并不是唯一一家”食物银行“。谷歌搜索“食物回收”,置顶的几个广告都是香港本地的食物回收再分享的组织。香港地球之友的“救食平台·食物回收捐助联盟”中,有五十九家机构均可接收剩余食物。

相关文章

中国#MeToo出首例胜诉,我们距离真正的胜利还有多远?

作者 | 薛秦 7月11日传来一个好消息,女职工告成都社工界“大佬”刘猛性骚扰案一审胜诉。这是去年#MeToo浪潮中第…

2019/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