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天,我的学校不见了

摄影 | 小田

“9月1日前,学校将全部拆迁,希望家长尽快安排转校事宜。”两周前,海迪学校的家长同时收到这条信息。

xue1

▲海迪学校门口

海迪学校是位于北京大兴区的一所民办小学。大兴区教委资料显示,海迪学校招生对象为流动儿童少年,其最新的办学许可证有效期至2018年3月31日。根据央广网报道,此次拆迁共涉及海迪学校21个班,约1000名学生。

收到消息后,不少家长就此提出抗议。

大兴区旧宫镇教委表示:会帮助学校重新选择新址办学,同时会根据有学籍孩子家庭意向,分流孩子到区内的其他小学就读。没有学籍的学生也会尽力安置。

xue2

▲原本的警卫室,四周的墙上都写着拆

对于拆除的原因,旧宫镇谭副镇长回应称:“海迪学校所在区域属于城乡结合部,环境复杂,需要重新规划。”另外,该镇武装部部长王龙表示:“今年2月份政府已经贴出了拆除腾退的公告,海迪学校明确在拆除范围内。”

xue3

8月15日,NGOCN来到北京四环外的海迪学校,拍下了这所学校“最后的样子”。

与大多数打工子弟学校相比,这所已经进入拆除倒计时的学校其实基础设施相当不错:教学楼有三层高,教室相对宽敞且装有空调,地面都有铺瓷砖,操场有塑胶地……

xue4

在家长抗议和媒体报道后,学校门口贴出了学生安置安排,路上遇到两位六年级毕业生回校留念,她们说老师不一定都会跟到新学校,因为地点离住处变远了,有的老师很可能会回老家工作。

xue5

五年级的教室,有学生涂画了一个“世界末日”。

xue6

一块黑板上,学生写了一句“再见了”。

六年级的讲台上,留下了一个毕业生的感言。

围墙外的建筑残骸已经比围墙要高。

教室里有个停了的挂钟。

其实,在北京不少打工子弟学校也面临着拆迁的问题。

2017年开始,北京开始展开“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拆除违规建筑,整治城乡接合部。根据媒体报道,北京昌平、大兴等区多所打工子弟学校将被拆迁,其中一些学校目前还没确定搬迁地址或者新校区尚未装修好,孩子们的接下来能否正常开学还是疑问。

这些学校大多位于五到六环的位置,甚至离市区更远的城边。低廉的房租和较低的生活成本吸引了小厂房和外来打工者,但缺乏有效的规划和管理,这些聚集地成了需要被整治的“黑点”——而整治的方式则是简单粗暴的“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