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

国际|解放加沙:“你支持暴力驱逐我和我的家人吗?”

原刊于JacobinTribune

作者|Sumaya Awad、Raphna Thier、Akram Salhab

翻译|Aleks woo、Wing

“请问你支持那些为了声援你以及别的和你有相同处境的人而爆发的抗议——那些暴力的抗议行动吗?”

“请问你支持暴力驱逐我和我的家人吗?”

上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了来自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译按: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社区),耶路撒冷的默罕默德·库尔德(Mohammed El-Kurd)——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名抵抗逼迁的巴勒斯坦人首次被给予在该电台上发言的机会。在这短暂的采访中,这名年轻的巴勒斯坦人机敏地挑战了主流媒体数十年来蓄意对巴勒斯坦人民抗争的污名化。

(网络图片)

与以往多次的例子一样,今次巴勒斯坦人的起义由圣城(译注:Al Quds,即我们一般所谓的耶路撒冷)开始。这个地方不单是在宗教上重要,而且也是巴勒斯坦土地上两种对立的主权观的主要战场。这两种主权观的其中一种是以色列强调单一族群、有至上主义元素的定居殖民主义。另一种主权观则是巴勒斯坦为了解放一个城市和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而发起的斗争。

圣城是以色列设计者和愈见大胆而且有种族灭绝意味的殖民运动的目标。这个城市也象徵著整个国家的流行趋势,如强行拆迁、殖民者的袭击、强收土地、经常性骚扰和拘捕巴勒斯坦人。正在Sheikh Jarrah(译按: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社区)发生的驱赶行动是整个城市众多驱赶行动的一部分。而在整个被佔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上,有更多的驱赶行动。

最新一轮的巴勒斯坦人动员之所以出现,是由于以色列的移居殖民政权不但要继续施以种族清洗,更要全面打压巴勒斯坦人在圣城内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生活。在伊斯兰斋戒月间,圣城充满巴勒斯坦的色彩。四处都有灯火、大量群众在大马士革门(Damascus Gate)聚集。旧城区中,来往阿克萨(Al Aqsa)清真寺祷告的巴勒斯坦人络绎不绝。今年的伊斯兰斋戒月遇上了东正教的复活节。所以在此期间,巴勒斯坦裔的基督徒也在旧城区奏乐庆祝。

以色列当局却不容许以这些形式表达巴勒斯坦人在这城市的存在。今年,他们比以往花更多力气去阻止巴勒斯坦人庆祝。他们禁止巴勒斯坦人在大马士革门聚集。不少巴勒斯坦人被阻止到圣墓(Holy Sepulchre)教堂祷告。那些坚持自己有权到该处的人则被殴。

巴勒斯坦青年人因此决定书写自己的历史。如往年多次一样,他们上街以瓶子、石块和烟火对抗以色列军人和武装警察。这些在整个城市都能见到的街头冲突,包含了伟大的抵抗精神和勇气。

一名巴勒斯坦青年男子骑著驴子在以色列骑警前出现、青年利用栏杆而非楼梯涌到大马士革门。店员和售卖果汁的人在街上列队,为祷告后离开清真寺的人奏乐。路过的汽车播放爱国歌曲,有人出言羞辱带有武器的防暴警察。一名巴勒斯坦人叫警察”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管好自己。他善意地警告该名警察说:”你不明白这些耶路撒冷人有多癫狂!”圣城已无可置疑地充满了反叛的气氛。这场起义因为巴勒斯坦青年透过社交媒体发佈讯息而广为世人所知。

在周二(5月18日),巴勒斯坦人民发起了一场历史性的全国大罢工——他们称之为“团结起义”(Unity Intifada)。在巴勒斯坦各地,上百万人上街游行或者选择暂停商业活动。另外160万名在以色列工作的巴勒斯坦人顶着被解雇的威胁也进行了罢工——其中包括列车工作员,老师,医生。这一系列举动打碎了数十年来巴勒斯坦政治和地理上的碎片化。

这一系列历史性的示威活动由一群年轻的巴勒斯坦人所组织,他们拒绝与传统的巴勒斯坦领袖阶层合作。当一名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成员试图探访谢赫·贾拉时, 那里的街道委员会发表了一份声明,谴责了那些与以色列警卫队合作的势力。正如巴勒斯坦记者阿姆贾德·伊拉克伊(Amjad·Iraqi)所说:“这一系列示威活动的惊人特征是,它们都不是由政治团体或者政客所组织的,而是由年轻的巴勒斯坦积极分子,街道委员会,和草根集团所发起的。”

发起抵抗的不单止在被占领巴勒斯坦的巴勒斯坦人。连日来,尽管警方的暴力镇压,约旦人也在以色列大使馆前示威抗议。上周五,数百人聚集在连接约旦和西岸的阿伦比桥,呼喊着“开放边境。” 有数人成功冲破了边境。

在黎巴嫩的边境也集结了许多人,他们高声歌唱,挥舞着旗帜,准备前往耶路撒冷。在海法的一些巴勒斯坦人通过推特发送关于进入以色列最佳道路的指示。(其中一名示威者被以色列军队击毙。)

这一系列边境示威不单止展现着团结的精神,更宣告着巴勒斯坦人强烈的归乡之愿。上百万约旦和黎巴嫩公民事实上是原巴勒斯坦人,他们都分别在1948年和1967年变的流离失所。

这些边境示威同时也具有历史意义。许多人评论说上一次巴勒斯坦人如此团结,还是在1947——在以色列国建立之前。

5月15日是浩劫(Nakba)日。所谓浩劫日,即是巴勒斯坦人纪念他们1948年被驱逐出故土的日子。今年,以色列的暴力引发了巴勒斯坦多年来最大的起义。而这件事是需要有意义的国际团结的。

73年前,锡安主义武装分子大规模地将巴勒斯坦人逐出他们的家园。当时以色列应该没有想过巴勒斯坦人会抗争这麽多年。锡安主义的恐佈集团刻意攻击巴勒斯坦的村落,使村民逃到最近的边境。那些没有逃走的则被拘留,又在枪下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这是为了让以色列得到更多的土地,亦令留下的巴勒斯坦人变得更少。

到1949年底,已有超过75万巴勒斯坦人成为难民、数以百计的村落被毁灭,连巴勒斯坦人曾存在过的痕迹亦被摧毁。整个社会变成颓垣败瓦。后来,戴維·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驱赶巴勒斯坦人的主要设计师)曾预测过,老的巴勒斯坦人会死去,而年轻的会遗忘。

显然地,以色列要做的,是摧毁巴勒斯坦社会所留下的东西,再将巴勒斯坦人分隔成不同的小群体。这样以色列就可以完全掌握大局。难民被当成是渗透者。那些尝试回到家园的或被射杀、或被捕、或再一次被驱赶。那些留在1948年之后成为以色列国境地区的人,要受到军事统治、并面对土地被抢走等问题。同时,少数族群如德鲁兹教徒(Druze)被迫融入以色列的国家结构。而西岸和加沙则分别被约旦和埃及控制,两者都实施铁腕统治。

根据原来的剧本,故事应以巴勒斯坦人变成数以千计的小群体、无名的难民、以色列内的无根居民、或者融入成为一个阿拉伯国家一员而告终。但到了上世纪的六十年代,随著二十年的辛劳组织工作,巴勒斯坦人已建立起一场团结的革命运动。这场革命运动启发了全世界,亦是国际上致力于打倒全球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运动的一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巴勒斯坦革命与1936年的大革命和八十年代后期的大起义(Intifada)一样,它团结了跨地域的巴勒斯坦人。今天的抗争是建基于以上的伟大传统和我们历史上其它的革命和起义的。

在巴勒斯坦之外,情况也在改变。

上周末,数十万名抗议者在伦敦游行示威。在巴黎,数千名抗议者们通过下街,无视了政府对巴勒斯坦团结抗议的禁止。美国多个城市都出现了规模上千的示威游行,人们拿着自制的牌子,上面写着“我们无法呼吸”,“救救谢赫·贾拉”,“解放加沙”等标语。在华盛顿特区,一万多名抗议者出现在街头上,要求美国政府停止资助以色列的战争罪行。在芝加哥市中心出现了二万名示威者。

(图片来源:网址

近期出现在CNN和华盛顿邮报上巴勒斯坦人的发言,以及来自明星和艺人们的声援,充分展示了在巴勒斯坦进行的有关正义的斗争已经不再是边缘的问题。马克·鲁弗洛(Mark Ruffalo)与苏珊·萨兰登(Susan Sarandon) 一同呼吁对以色列发起制裁。维奥拉·戴维斯(Viola Davis)分享了一篇有关在谢赫·贾拉所发生的种族清洗的文章。约翰·奥利弗(John Oliver)在他的节目上对以色列的种种罪行进行了尖刻的谴责。

世界终于开始认清以色列的真相,趋势正变得对我们有利。过去7天内对加沙的空袭让超过4万多巴勒斯坦人变的无家可归。已经有超过200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其中59名是儿童。以色列轰炸了一栋媒体建筑,一个发电厂,住着难民的学校,加沙最大的图书馆和出版社,以及通往医院的道路。上周四,在一场长达20分钟的轰炸中,一名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发推特说:“我活过了在这个国家发生过的三场战争。过去的这20分钟比它们全部都要糟。”以色列所谓的“自我防卫权”是站不住脚的。

美国一次又一次地替以色列的战争罪行进行辩解,与此同时,美国制造的炸弹不断从美国制造的轰炸机上砸向巴勒斯坦人。就在这个月,乔· 拜登批准了与以色列的一笔7亿美元的武器交易。道德诉求无法打倒以色列的移民殖民主义。只有通过终止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以色列军事行动的支持,才有可能使以色列承担责任,并让巴勒斯坦的解放运动变得更有希望。

一场力图对以色列进行经济制裁的运动可以制止这一切。在美国以及巴勒斯坦当地发起的对以色列经济制裁的要求将撼动以色列的种族隔离政策。这恰恰也是巴勒斯坦人民希望我们去做的。罢工者们希望制裁以色列,抵制以色列商品。他们声明:“不要支持占据者。”

(图片来源:网

所有巴勒斯坦人、全世界有良知的人都应团结起来用实际手段来对抗和打倒以色列的战争机器。英国的工会运动向来与巴勒斯坦人同行。除了通过决议和表明支持外,他们也应该展开实际的行动。工会成员要拒绝为旨在摧毁巴勒斯坦人家庭和加沙的以色列战机制造武器。码头工人应拒绝为以色列的产品卸货。大家应即时参与抵制、撤资、制裁行动(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以阻止以色列的杀戮。

相关文章

性别|趁着517国际不再恐同日的今天,我们来聊聊“跨”和“排跨”吧

img (网络图片) 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IDAHOTB),全称为国际不再恐惧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日。1990年…

多数派 - 2021/05/17

锐评|《何以为家》被沉默,“合村并居”无所依

锐评|《何以为家》被沉默,“合村并居”无所依 2021年5月3日,导演张金隆发布自己导演、拍摄、剪辑的纪录片《何处为家…

多数派 - 2021/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