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

10.25 N记早报

1. 弦子公布诉朱军性骚扰案上诉状与一审判决书,遭删帖封号

据弦子微信公众号“小弦的自留地”消息(该文章已被删除),弦子于 10 月 8 日对其诉朱军性骚扰案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理由包括:法庭不调取应当调取的证据,不通知应当出庭的专家证人,曲解“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对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加审查甄别,不公开审理及宣判。

弦子提供的一审判决书显示,海淀区法院在 15 页的判决中,直到第 14 页才开始表述法庭判决意见,且核心论述只有一句话:“周某虽称其在本案中提交的现有证据可以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条,具有高度盖然性地证明其主张,但本院经审查认为,周某在本案中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待证事实。”法庭未论述为何弦子方证据不足,并以此为由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该文章随后在微信、微博遭到删除,弦子的公众号被封号一年。 #弦子 #性骚扰

2. 导演韩涛被诉性骚扰案开庭,只有受害者站在庭审现场

据公众号回声消息,10 月 21 日,受害者昔央诉导演韩涛性骚扰案一审在通州区法院开庭,韩涛并未出庭。昔央在另一案起诉韩涛名誉侵权,因后者未到庭而无法开庭。

据回声整理,2020 年 9 月 25 日,韩涛在晚宴上四次强制猥亵昔央,并在昔央报警后对她当众羞辱和网络霸凌。一个月后,韩涛因猥亵被处于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但其朋友圈显示,该行政拘留没有执行。 #性骚扰

3. 全国律协发布《关于禁止违规炒作案件的规则》,律师质疑限制舆论监督

司法部消息,全国律协发布《关于禁止违规炒作案件的规则》及政策解读,禁止律师通过联署签名、发公开信、组织网上聚集、声援、联系媒体或自媒体等方式,“制造舆论压力,影响案件依法办理”。《规则》称,律师对公共事件的评论,不得“否定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不得“制造舆论,煽动对党和政府的不满情绪,激化社会矛盾”。

《规则》还称,对于公开审理案件,律师不得披露会见、阅卷、调查取证等活动中获取的“可能影响案件依法办理”的重要信息、证据材料;律师不得通过接受媒体采访、撰写文章、发表评论等方式,对外披露未经公开的庭审情况。

多位律师质疑,该规定将“炒作案件”与司法舆论监督混为一谈,限制律师和媒体通过舆论监督维护法治。 #舆论监督

欢迎加入NGOCN的Telegram频道:ngocn01

微信好友:njiqirenn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