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离世患者与流产孕妇,为何未被及时救治?

西安封城后,发生多起救治延误导致急危患者离世、孕妇流产事件。

“保安说,他在尽他的职责;接诊的护士说,她在尽她的职责;医院说,他在履行他的职责。(从)所有的防疫防控的要求(来看),每个人都没有问题,到底有问题的是谁?”失去父亲的女子王欣(化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说道。

然而,NGOCN梳理了四名离世患者与流产孕妇的就诊经历,发现部分医院拒诊的行为,并不符合陕西卫健委《疫情期间群众就医指南》所规定的就诊流程(该指南于上述事故发生前公布)。

四名患者被“黄码医院”或“黄码病区”以没有核酸报告、来自封控区、缺乏相关文件等原因拒诊。然而,《疫情期间群众就医指南》表明,“黄码医院/病区”是为“风险人员”,即封控或管控区人员以及红码或黄码人员,专门设立的“定点医院”,且据《大河报》报道,“黄码医院/病区”可以接受没有核酸报告的患者。

此外,四名患者身体出现异常时,均多次拨打120,但因长时间占线,只能通过社区或警车送医,延误了救治时机。在另一起事故中,一名男子在胸痛发作和猝死前的四个小时里,近一半时间在拨打120,但一直占线。

《疫情期间群众就医指南》规定的就诊流程显示,对于需要抢救的患者,120急救可绕过“社区查验核酸放行”的步骤,直接将患者送到定点医疗机构救治。但在上述事件中,即使警察或社区跳过“社区查验核酸”步骤,已经将患者送到医院门口,医院仍然以没有核酸报告为由拒诊。

xian jiuzhen 陕西省卫健委1月1日发布的《风险人员就诊流程图》

@别下雨了成吗发微博称,小姨因核酸超过24小时被西安高新医院拒诊,在医院门口的塑料凳上坐了两个小时。她发布的视频显示,孕妇在等待中大出血,血顺着腿和凳子流下来,地上全是血迹。“8个月大的孩子就因为胎死腹中没有了心跳!”她在微博写道(该微博已被删除)。

根据《疫情期间群众就医指南》,西安高新医院的“黄码病区”收治包括产妇分娩、消化道出血、心脏急诊手术等“风险人员”患者,但在此次事件中却以“核酸超时”为由拒诊孕妇。

该事件引发了全网愤怒和指责,压力之下,西安卫健委认定该事件为责任事故,其主任刘顺智被党内警告,并在新闻发布会上鞠躬道歉;西安高新医院总经理被停职,门诊部相关责任人被免职。

另一个事件中,王欣的父亲在突发心梗后,被家属送往国际医学中心医院,但被以来自中风险地区和没有核酸报告拒诊。过了八小时,等核酸结果出来,才终于被接诊,最终因延误治疗离世。“医生称耽误太久,如果(病发)两小时内使用溶栓的药物就可以救治”,她在微博写道

然而,即使持有有效核酸报告,仍可能被拒诊。@郭玲LL发微博称,自己的核酸结果已经出来了,但仍被“黄码医院”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大明宫院区)拒诊,理由是”床位不够”和“没有防疫部门转运单”。

除了核酸,患者健康码不匹配医院被指定的接诊范围,也会成为被拒诊的原因。另一名王女士发微博称,自己住在封控区,羊水破了后,被警察送到“黄码医院”西安雁塔能康中西医结合医院,但医院却以“患者是绿码”为由拒诊,称只接诊红码和黄码,警察和院长协调也无果。

在耽搁五个小时后,王女士才被另一医院接诊。“医生问我,怎么过来得这么晚……我那会儿已经说不出话,只感觉不停地流血、不停地流血,颤抖着我在流血,眼泪止不住地淌”,她在微博写道。

她们都没能保住自己孩子。

“(打)各种电话都是踢皮球,可能就是贫贱百姓贱名一条吧”,王女士在微博写道。

在社会民愤的压力下,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1月6日回应称,对急危重症患者,“不论有没有核酸证明,在医护人员做好防护的前提下,都要第一时间收治”;并重申事故发生前《疫情期间群众就医指南》已经做出的规定,为急需就医的孕产妇设置定点医院。

但政府的处理措施并未能平息民愤。众多网名指责政府“出了人命才想起做事”,并批评问责结果太轻,“一条人命换一张纸”,有网名评论道。

NGOCN观察发现,除了西安卫健委主任和西安急救中心主任被党内警告处分,西安高新医院院长被停职外,目前还没有其他卫生系统官员和其他涉事医院负责人被问责。

“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我更加无理取闹,更加撒泼打滚,医院会不会早点接诊,我把会不会还有抢救回来的希望。这些一个个的过失和不作为,足以让我此后的人生自责羞愧到死”,失去父亲的王欣,在记录完被拒诊的绝望和痛苦后,开始了自责。

她的文章已在微博上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