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简中反贼”上街之后:从孤独在场到相互拥抱

站在一群香港人中间,用普通话喊出自己的第一声抗议口号时,自称“简中反贼”的桃子,第一次发觉自己并不是“孤独在场”。“四通桥”事件后,一群身在海外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开始走上街头,发出自己的声音。Ta们用“简中口号”寻找“同类”,并希望在一次次微小的行动中,“习得勇气与自由”,将抗争坚持下去。

本文英文版在这里,请帮忙转发给更多海内外关注中国故事的朋友。

22 图:@citizensdailycn instagram

2022年10月23日,星期日。为抗议中国驻曼彻斯特领事馆殴打香港示威者事件,英国多地组织了游行活动。在伦敦,有超过500名示威者顶着恶劣的天气,一路从唐宁街开始,游行到1.6英里之外的中国大使馆门口,示威抗议。

现场,除了占多数的香港参与者,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人,Ta们大多是留学生,也有少数人刚刚毕业开始工作。从一开始稀稀拉拉的口号,到最后变成几乎声嘶力竭的呐喊,一群在压抑和恐惧中寻找同类的年轻人,终于被联结在了一起。

1 “简中反贼”,曾经各自孤独在场

深秋的伦敦,凄风冷雨。26岁的桃子全程参加完了在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殴打香港示威者的活动。

桃子来自中国大陆,在英国一所大学读博士。她自称是一名““简中反贼”。如果放回中国的语境,“简中反贼”是一个贬义词,常被一些“爱国人士”用来攻击那些来自中国、但不“爱党爱国”的人。桃子说,她和小伙伴们使用这个词,一般用于自嘲,但其实也是用来对抗“污名”。更重要的是,这个自称其实也是一个暗号,用来联结其他有相同政治观点的人。

出生和成长于中国北方城市的桃子,在出国之前,对“游行示威”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高中“人教版”(即人民教育出版社版本)政治课本中写的:“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为了应付考试,类似的这些内容她背得娴熟。但她很早就知道,这些规定“只是漂亮的谎言”。只要稍稍环顾一下自己生活的世界,她就知道,这并不是一个政治课本上所谓的“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

22 图:教科书教材 网络截图

从高中开始,因为近乎本能的“对谎言和虚伪的厌恶”,桃子开始试着去了解更多的真相。在看过“六四”事件的影片之后,她从内心升起一种渴望,那就是自己有一天也能走上街头,去控诉那些从小到大听到的谎言,说出那些被抹去的真相。

出国之后的桃子,曾经参与由香港人举办的“六四”纪念集会。但她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在粤语为主的集会中,她很难参与进去。大多数时候,她只能站在角落,半猜着口号和演讲的内容,内心里觉得自己其实只能算是个看客。同时也忐忑地猜测着,身边是否还有像自己一样,来自中国大陆的人。

直到2022年的“六四”集会,在现场,桃子看到一位举着声援“铁链女”牌子的女生,一直站在路旁。那一刻,桃子的内心充满惊喜,也同时生出羞愧: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出来抗议和发声?自己也一直关注着中国女性权利的议题啊。抱着这种心情,桃子参加完了整个集会。并且在末尾的时候,鼓起勇气,用普通话喊出了自己的第一声抗议口号。

她到现在都记得,这声口号当时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回应,但是如同召唤咒一般,她的身边突然涌过来了其他好几位普通话的使用者。Ta们过来和她打招呼,开始一起讨论和中国有关的政治事件。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其实有很多和自己一样的“简中反贼”,就隐身散落在活动中,只不过大家不敢相认,只能各自孤独在场。

2 关于四通桥:“这是一份薪火相传的勇气”

中共“二十大”之前,四通桥上突然冒起的浓烟,击中了桃子的心。她感受到,“其实始终有一种薪火相传的勇气”。这鼓励着她,让她有了“做一个坚定的行动者”的想法。她不仅积极地参与了海报行动,也开始计划,要在线下的抗议活动中持续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联结更多的大陆行动者。

10月23日傍晚,在抗议“殴打香港示威者”的活动现场,桃子带着和朋友们提前一天准备好的自制横幅和海报,来到了中国大使馆门口布置。海报和横幅都是简体中文,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联结能遇到的“简中反贼”。毕竟,在“小粉红”密布的背景下,要在线上找到能一起上街的”简中反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突然袭来的暴雨让桃子措手不及。她担心横幅和海报被雨水破坏,在自己穿上雨衣之前,先用袋子装好物料。那一刻,她全身被大雨浇透,鞋子泡在雨中,一度也想打退堂鼓,但再一想,毕竟是难得的发声和寻找同类的机会,就坚持了下来。

下午六时,雨渐渐停下来。游行的队伍也陆续赶到了中国大使馆门口,桃子独自站在几个月前的“六四”集会上,那个举着“铁链女”牌子的女生站过的地方,高高举起了关于四通桥,以及声援其他受压迫地区人们的海报。她在等待“同类”。

仿佛有共同想法的人真的会被吸引过来。当被大雨浸湿的海报开始往下掉,而她费力举起的时候,一个男生走了过来,递过来了她一卷胶带。她开始试探着问:请问你是简中人士吗?他回答“是”。她感觉自己突然有了队友。

或许是一条“罢工罢课,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的横幅足够醒目,接下来,桃子身边聚拢了十余名“简中”人士。Ta们大多数是女生,也各自拿着关于四通桥的自制海报。寥寥几句之后,基于一种女性之间的信任感,桃子已确认这些人就是她想团结的“简中反贼”。她们开始商议,如何在粤语口号的间隙,用普通话一起大声喊出四通桥标语。

她们还是缺乏经验。一开始喊口号,大家喊得很不齐,有的人声音太小。但慢慢的,她们的声音和节奏协调起来,一声盖过一声,甚至变成了“嘶吼”。那一刻,桃子觉得,在嘶吼中,大家仿佛在宣泄多年的沉默压抑乃至委屈。她也明显地感受到,现场的其他香港示威者和路人都默契地安静下来,仿佛大家在努力创造一个环境,让她们十几个人的声音,能在喧闹的集会现场被所有人听到。

“简中口号”结束后,现场响起来阵阵掌声和欢呼。“这一刻的温暖,我真的会永远铭记在心。”桃子后来说。

23   图:现场图片 instagram @citizensdailycn

3 “简中的声音,不能被中共代表”

桃子坦言,自己曾担心用简中和普通话喊出心声,会遭受歧视和排斥。毕竟,简体中文和普通话,是大陆行动者的身份特征,但对于其他地区的行动者来说,它也是和中共的意识形态绑定起来的符号,代表着一种霸权,对于一些人可能也意味着创伤。

“辱包教授”是和桃子一起喊口号示威的留学生。作为一名积极参与各种运动的“简中反贼”,她说自己不仅仅反抗中共的压迫,也关心和参与其它国家人们的民主活动,也包括反战,反对核武器等等。她表示,自己在参与这些活动的过程中,虽然得到了很多人的理解和支持,但有时也不可避免地,因为亮明中国大陆的身份,或是使用简体中文和普通话,被误解为是“小粉红”或是中共的拥护者。

她觉得自己能理解现场那些奇怪的目光,以及一些人的反应。但她内心真的是很讨厌这种“被代表”的感觉,。她觉得,“简中和普通话不能被共产党污染”,不能让其它地区的行动者认为:中国14亿人都是中共的“护旗手”。于是她越发频繁地使用“简中反贼”的身份,她希望自己能向外传递一个信号:简中人也有作为个体的,反抗的声音, 而不是中共的附庸。10月23日晚的活动,则让她第一次看到,原来有那么多“简中人”愿意站出来,有勇气做出一些行动。

23   图:现场图片 instagram @citizensdailycn

4 无处安放位置的“大陆行动者”

但同样也在抗议现场的Ada则发现,除了语言,大陆行动者和香港行动者对不同议题的关心还是有很大差别。比如,23日当天,活动主题原本是抗议驻曼彻斯特使馆殴打香港示威者,而前来的大陆行动者,则大多都是为了声援四通桥事件。

Ada是一名参加过很多地区的线下抗议活动、经验丰富的大陆行动者,她来自广东。不同于桃子对粤语的陌生,对Ada而言,粤语和普通话都是她的母语。在很多以往的港台抗议活动中,她都可以做到在抗议队伍里不被其他人察觉出她的不同,但她觉得,大陆行动者 的身份, 一直以来,找不到一个位置安放。

Ada发觉,即使跨过了语言的障碍,依然存在很多困境。当她围绕香港,台湾问题而积极主动参与支持抗议活动时,并和其他人交流时,她发现,很多人并不愿意了解或者主动提及中国大陆的境况。而那些专门由大陆行动者发起或者组织的活动,因为对安全问题的考量,又少之又少。她关心的很多中国大陆的政治议题,包括女权议题和社会事件,都很难有合适的场合发声和讨论。

她的观察是,很多“简中人士”为了安全,即使身在海外,也常常主动成为一个隐形人。这也让Ta们的声音和关心的议题在活动中越来越边缘。

23日那天,当Ada带着声援四通桥事件的海报,喊出“简中口号”时,她觉得自己终于完成了一直以来的那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让更多人关注到中国人真实的声音,并不是每一个中国留学生都是“小粉红”。

“简中口号”经由投稿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板栗”是通过网络浏览到这段视频的人之一。

23   图:现场视频截图 instagram @northern_square 视频链接可点击上方文字链接

板栗是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看完视频的第一时间,她就分享到了墙外群组中。她说,对于政治代价极高的中国籍人士,“海报行动”让人提心吊胆,更不用说看到一群行动者们线下聚集在一起,并且用普通话声嘶力竭地喊出口号。她意识到声音是一种有独特力量的介质。“这是一种巨大的几乎令人心颤的力量,听到视频中带着哭腔的示威声,我有几秒钟也很想落泪,感觉Ta们喊出了我内心压抑已久、被审查机器和极权暴力封住的不满与愤怒。”

板栗也对朋友说:“这是我近期最接近自由的一次”,她认为这种物理意义上的“发声“特别宝贵,应当持续下去,建立线下的联结,占据物理的空间。“要坚信我们的个体声音不会消弭于历史中。”

5  “只能不断革命的女性”

有意思的是,10月23日那段喊口号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开后,评论区有很多人发问:为什么参与者都是女性?一个热评的回复是:”女性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只能不断革命。”

23   图:评论截图 网络图片

“辱包教授”觉得女性之所以更容易觉醒,是因为在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她们都被剥夺着最基本的权利和资源。桃子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也观察到,哪怕在行动者之间,女性的问题与诉求,也常常被忽视。要求女性“保全大局”,以“团结”为名做出让步的事情很常见。她自己就在行动者的网络群组中遇到过。当时,有人发出一张图片,把某领导人的头像PS到女性裸体的图片上,来达到侮辱的目的。她当即指明这是一种厌女行为,并要求道歉时,结果被群内的其他男性指责是“田园女权”。还有一些人则“中立”地劝说:女权的问题也很重要,但在活动面前,需要分清轻重缓急。

最终,在桃子和群内多名女性成员的据理力争下,“杜绝性别歧视,禁止侮辱女性身体,女性气质”的公约被写进群规中。但桃子觉得这并不够。

“在以男性为话语中心的空间,女性总得付出额外的阐释劳动,来维持一个最基本的受尊重的说话空间。”桃子说。如今,她们已在组织女权行动者社群,希望在这样的政治抗议中,为女性行动者提供一个更加安全和舒适的空间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女性行动者之间能够互相支持。

6 “不鼓吹自我牺牲 充分尊重每个人的脆弱与顾虑”

对很多行动者来说,大声喊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意味着打破沉默,不再隐形,但也意味着在黑暗中把猎人的探照灯引过来,充满着风险。

桃子自己一直以来都倾向于反抗审查、勇敢发言,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充斥着对各类社会事件的转评。对付审查制度,她的态度是:永远在第一遍的时候不做自我审查,遇到发不出去的时候,她再进行调整。虽然有时也会“阉割语言”来传达她觉得重要的信息,但她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妥协于这一套被“阉割”的语言。

但桃子的不少朋友,仅仅因为在群聊中讨论敏感事件,就有人被警察打电话,甚至是威胁在国内的父母。如今,她身边的一些朋友,面临回国,不得不考虑回去之后的安全和发展问题。这些都让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勇敢“可能也只是还没有亲身经历迫害的“无知无畏”罢了。

涉足成为一名行动者,让桃子更加意识到安全问题的重要性。中共对海外华人的长臂管辖、信息监控,以及身边小粉红的战狼出击,都不能让她和朋友们掉以轻心。她不认同抗争时一定要有抛头颅,洒热血的勇气,而是觉得,应该充分尊重每个人的脆弱和顾虑,在每一个细节上,尽力保护自己和其他人。

桃子相信,“普通人的反抗,积累起来也可以让政治礁石崩塌。”所以,她在组织抗议活动,号召其他伙伴参与时,会强调大家不需要一开始就走上街头,只要有想法参与,可以做任何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她对小伙伴们说:抗议活动并不是只有走上街头的勇气重要,前期的准备、筹划、设计工作一样重要。她发现,这样做反而鼓励了更多的人参与,同时也在行动的过程中,学会了消解恐惧和应对危险。

Ada则有丰富的经验,一直以来对个人信息的保护都格外地小心,甚至尽量避免使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23日那晚,她提醒和帮助身边的行动者注意遮挡自己,还为小伙伴们设计了安全行动指南,让大家更好地保护自己。

“辱包教授”则表示,发出自己的声音,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对于安全,也未尝是一件坏事。一方面随着曝光度的提升,虽然可能会被中共当局盯上,但同时也会引起其他行动者和组织的注意。行动者之间的互相支持和照应,外部提供的关注和影响力,其实也会增加对大陆行动者的保护。

7 “我们在同一个房间中,面对着同样的大象”

C是当天在现场的一名香港行动者,她说自己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之前,其实也有很多内地的朋友,也不乏可以谈论政治问题的行动者。但在“反送中”之后,她删除了简中的一些社交媒体,和内地的朋友交流也减少,但依然也会默默关心大陆的政治局势。

C表示,当她在现场听到有人用普通话喊出抗议口号的时候,她的内心非常感动。她甚至觉得Ta们的声音比同场的香港示威者还要响亮,这些声音,也意味着她自己和这些来自中国大陆的人真的站在了一起,抗争着相同的东西。就像Ada 说的,“我们在同一个房间中,面对着同样的大象”。这次抗议活动之后,C表示,自己很期待再参与大陆行动者组织的活动,为Ta们切身的议题发声。

比起很多大陆行动者还处于摸索的初级阶段,经验丰富的C表示,参与运动对她而言是一种工作,这不仅意味着抗议活动已经成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代表着她已经做好了如同对待终生事业般的长期斗争准备。她也建议一些新手的大陆行动者,可以从小事慢慢做起,多顾忌自己的安全问题。

对桃子来说,其他行动者丰富的经验以及对待民主抗争活动的态度,都是她们这种大陆新手行动者需要去学习的。“我们需要联结的不仅仅是大陆行动者,还要和全世界被父权暴政压迫的人站在一起。”她说。对于未来,她则有着审慎的乐观:“我们并不指望贴一次海报,上一次街,喊一次口号,就能立刻改变现在的局面,而是在这样一次次的微小行动中,习得勇气和自由,影响更多的人参与进来,长久地抗争下去。”

(为保护受访者安全,使用了化名)

墙内链接:

图片版: https://mcusercontent.com/d8d2fa652b56364002f0ee007/files/7424d46c-0e24-4ebd-e93a-35eef9d81e54/Fire03_Sh_ot0_Cad0pctu_rde01oP7.pdf

PDF版: https://mcusercontent.com/d8d2fa652b56364002f0ee007/files/7424d46c-0e24-4ebd-e93a-35eef9d81e54/Fire03_Sh_ot0_Cad0pctu_rde01oP7.pdf

PDF加密版(密码:1104) https://mcusercontent.com/d8d2fa652b56364002f0ee007/files/ac9a1d9a-b336-4d4c-5f1f-0042f21765d4/PSFire03_Sh_ot0_d0u_rde01oP7.pdf

IPFS版1 https://bafybeidxt2v4j6fzluiq5mddv7bu6gd2e5djfeu4ufkup4btirz42c6zjm.ipfs.4everland.io/article/2022-11-03-si-tong-bridge-chinese-fan-zei/

IPFS版2 https://bafybeidxt2v4j6fzluiq5mddv7bu6gd2e5djfeu4ufkup4btirz42c6zjm.ipfs.storry.tv/article/2022-11-03-si-tong-bridge-chinese-fan-zei/

IPFS版3 https://bafybeidxt2v4j6fzluiq5mddv7bu6gd2e5djfeu4ufkup4btirz42c6zjm.ipfs.dweb.link/article/2022-11-03-si-tong-bridge-chinese-fan-zei/

欢迎通过各种方式转发这个报道,帮助更多海内外的朋友了解这个故事。

相关文章

Overseas “simplified-Chinese traitors” took to the streets: from standing alone to embracing each other

When Taozi, a self-proclaimed “simplified-Chinese traitor,”…

2022/11/21

海报行动——四通桥抗议事件后,中国海外留学生在各种掣肘下发出回声

这是一群学生行动者,她们在四通桥事件后在不断制造“回声”。政治表达的一腔热情,在跨越国境的审查制度、泛滥的民族主义情绪…

2022/10/26

“一个人的勇敢不应该没有回声” —— 记一场在伦敦用普通话发出的示威与抗议

本文由歪脑与NGOCN声音计划联合发布,首发于歪脑 “好羡慕伊朗人的集会,大家可以一起跳舞、唱歌,还不用害怕暴露身份。…

2022/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