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运动,如何共建“不厌女”的社会运动

女权主义帮助行动者重新审视运动的目标,不再把“成功”当做运动的唯一目标,而是积极在运动的每一个细节中贯彻女权主义的理念,肯定每一个微小行动中的收获。在这样的理念下,为了更大的“目标”而牺牲少数人的权力/利就失去了合法性。就像黑人女权理论家bell hooks说的,“女权主义是为了所有人。”

最近的白纸运动中,海内外的中国女性和酷儿群体积极发声,勇敢地走上街头,反对国家暴力。但就像过去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发生的许多社会运动一样,已经站上街头的一些女性发现,有不少的男性参与者还不习惯女性和酷儿群体正在成为社会运动的主体。在一些男性的眼中,运动现场提出女权议题,依然被认为是“夹带私货”,不具有公共性,甚至在这场关于民主和自由的抗争里是无关紧要的。他们仿佛有一种设想,只有国家暴力是唯一值得讨论的暴力,性别暴力在国家政权被推翻了之后就会迎刃而解。国家暴力还没有被解决,讨论性别暴力是不合时宜的。

在社交媒体上,我自己也观察到,当女性表达对一些有厌女嫌疑的政治口号表达不适的时候,总有男性出来辩解:“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说脏话了”。而在群聊中发生类似的冲突的时候,一些群组管理员也没有积极主动地反对厌女言论,任由厌女言论占据了讨论空间。在一些时候,女权和酷儿行动者会被认为是麻烦的制造者,得不到真诚的道歉,有的甚至被踢出了群聊。这样的讨论氛围让一些女性和酷儿群体感到被排挤,继而不再说话,或者直接离开了群组。

实际上我们能看到,这并不新鲜。白纸运动中出现的一些情况,是历史悠久的厌女文化的表现之一。另外,女权主义在以华人为主体的社运中还远没有成为共识。女权主义者和酷儿行动者在这些刚刚组建的讨论群组中,需要付出大量精力去反驳和解释,做最基础的公共教育。虽然都在反对国家暴力的运动中,但女性在运动中经历的一些性别暴力,还没有被看见和充分讨论。

有鉴于此,一些女权和酷儿行动者在看到这些问题之后,积极地行动起来,线上分享女权主义者在行动中的观察,通过社交媒体把女权诉求和组织方法传递给更多的人。比如@Chinesequeerswillnotbecensored 账号分享了《如何共建女权和“不厌女”的集会公共空间》。这篇图文整理了集会现场的厌女例子,解释了为什么我们需要不厌女且女权的组织方式,列举了筹办和进行集会中如何不厌女的具体方式。女权主义者们也看到,实际上许多男性意识到厌女对社运的危害,也想支持女权和性/别多元群体,只是缺乏切入点。

@weareallchainedwomen就此发布了《在民主运动和抗议活动中男性能为支持女权主义和性/别多元群体做些什么》。这一系列的小贴士针对社运中常见的厌女现象,提出了许多接地气的实用建议。

22

图片来自Instagram @weareallchainedwomen

确实,对于一些男性社运参与者来说,接受来自女权和酷儿群体的建议并实施并不容易,毕竟此前他们并不真正关注过女权和酷儿的境遇和诉求。许多男性参与者此前没有参与社运的经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许对于一些男性来说,参与白纸运动是他们第一次和女权和酷儿群体共享社会运动空间。他们受到的冲击和感到的困惑是真实的,但如果仅仅走到这里,拒绝反思,那么他们是很难继续走下去的。特别是当运动的热情退却之后,围绕突发的事件而建立起来的社群经营非常需要女权主义的智慧和实践。

22

图片来自Instagram @CHINESEQUEERSWILLNOTBECENSORED

社会运动的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没有女权主义思想为指导的社会运动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和平等。短暂利用女权主义实现政治诉求的社会运动也会渐渐走向它的反面,成为压迫式的暴政。中共的历史就是典型的例子。中共在发展之初通过“男女平等”的口号吸引了大量的女性参与,但是在实际的执政中,女性并没有获得应有的权力和权利。国家理所当然地利用了女性的革命热情,否认女性追求真平等和真自由的诉求和实践。不仅如此,这个国家也在积极地制造针对女性的苦难,比如计划生育政策。这些基于女性身份的苦难是真实的,关注国家暴力的人不应该对此视而不见。

反对国家暴力而不反对家庭暴力和性别暴力,是没有认识到不同层面的暴力和控制之间的关联性。国家暴力的实施者通过树立权威,否定和忽视权力下位者的感受和诉求,通过暴力和控制(清零政策、新疆“再教育营”、维稳体系)让权力下位者接受其统治和控制。同样的,在家庭和亲密关系中,权力上位者(通常是男性)通过塑造其不可动摇的权威地位,否定权力下位者的主体性,通过精神暴力、肢体暴力、经济控制、信息控制等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威和控制。

国家暴力、家庭暴力和性别暴力都在维护同一个父权统治。个体在庞大的国家暴力控制中成为暴力的受害者,但在受暴的过程中也会习得暴力,内化权威和控制存在的合理性。这种对权威、控制和暴力的认同是极权统治的根基。

在白纸运动中,我们看到这样一些现象。一些男性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习惯了通过忽略和压制女性和性少数的意见来树立自己的权威。那么,通过女性和酷儿参与者的努力,需要引领他们,承认性别暴力和家庭暴力的存在。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深刻地认识国家暴力实施的方式和方法,继而真正地反对国家暴力。

事实上,仅仅推翻一个政权、政党和领袖并不能根除暴力统治的根基。实现自由和平等需要每人都认同没有控制、暴力和压迫的目标。而女权主义正可以帮助人们认识到不同的压迫形式,不平等的权力关系,让平等和自由的理念深入人心。

女性和酷儿群体正是因为经历和了解父权制国家、社会、家庭和亲密关系中交织的暴力,在日常社群讨论和行动中都更富有经验去拆解父权制政府的统治和压迫逻辑和方法。女权主义不仅在思想上给予行动者知识和力量,而且帮助参与者在行动中获得尊严,让更边缘的人群发出自己的声音。

女权主义鼓励行动者思考行动的伦理,注意讨论、组织和行动中的权力关系,对社群中的暴力更有警惕性,并通过不断的讨论和实践避免制造新的压迫。女权主义帮助行动者重新审视运动的目标,不再把“成功”当做运动的唯一目标,而是积极地在运动的每一个细节中贯彻女权主义的理念,肯定每一个微小的行动中的收获。在这样的理念下,为了更大的“目标”而牺牲少数人的权力/利就失去了合法性。就像黑人女权理论家bell hooks说的,“女权主义是为了所有人。”

22

10月29日周六,超过100名海外中国公民在伦敦市中心Trafalgar Square集会,抗议“清零”政策,支持“北京四通桥抗议事件”,其中不少为女性。图:@Chestnut

近几年为了对抗中国政府对女权和性少数议题的审查和威胁,女权和酷儿行动者在世界各地通过线上线下的各种行动方式,建立了深刻的联结,不仅保持着对热点议题的充分讨论,还扩大着女权和酷儿运动的影响力,成为近几年中国少数可见的社会运动。这证明了女权和酷儿议题在威权/极权国家的统治之下的韧性和智慧,这些具有重要公共价值的“私货”不应该只是被“夹带”,而应该被大大方方地说出来,用起来。社会运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需要充分尊重女权主义者和酷儿行动者的诉求和感受,积极主动地学习和实践女权主义的组织和参与方法。

女权和酷儿伙伴们正在努力创造更多的空间和机会发声,我们需要你的支持和参与。如果你在英国,快来参加本周六(12.10,已过期)的人权日女权和酷儿集会吧!让我们一起创造一个更自由和平等的未来。

22

活动海报来自Instagram @weareallchainedwomen
相关文章

快讯|多个海外高校及留学生公开行动关注白纸运动被捕校友

尽管已经过了两个月,但当局仍在不断搜捕白纸运动的参与者。这场和平抗争行动是为了悼念乌鲁木齐火灾的逝者和呼吁停止过度防疫…

2023/01/30

声音:“白纸运动”对未来的社会抗争有何启发?

前一阵子,有一篇“白纸运动”的分析文章——《为什么白纸抗议是“三个运动”?理解封控抗议潮的革命性和局限性》(下文简称《…

2023/01/18

2022年度回顾之公民记忆(三)我是助人者还是维稳工具?

隔离点上的心理工作者:我是助人者还是维稳工具? 我的工作是:筛查心理疾病,预防意外发生 我当初找到这份工作的时候,招聘…

莽莽杂志 - 2023/01/11

2022年度回顾之公民记忆(二)一位跨性别者决定寻求庇护

离开是为了不再回来:一位跨性别者决定寻求庇护 讲述者二:王,长居东北,跨性别者,这个冬天离开中国寻求庇护。 我们每个人…

莽莽杂志 - 2023/01/10